只能採取「監視」的舉動,甚至當變化產生時,才曉得所謂的監視其實只是巴望著,什麼都做不成。
這句話好爛,丟給時而敗給過往顯得唯唯諾諾的我。

 

立體的我,亮的另一邊也只能是暗的,難免有一個人胡思亂想的時候,不過也總有明朗朝前的樣子啦。擷取好句子:「生命仍是未知數。無論是誰、無論多愛,都要面對終點。」看到這句眼睛一亮,人生大概就是這樣,道別再道別的,能改變的只有道別的方式,以及道別前的那幾段樣子。有人說,「喜歡他就常去找他,跟他說說話、陪他聊聊天,人事物都一樣,有天,他會用特別的方式告訴你,他也喜歡你!」這句話像童話故事一樣不真實,但我卻想了一陣子,而且我完全相信,說出這話的那人,用這一頭熱的方式成功了呢。我也很希望脫離學生身分後,大家還能永保單純的來往。絕對不是我想得太複雜,但我也承認我並不是多單純地,覺得每個面對你而來的人是絕對善良,當然也很希望自己和他人能夠循環以誠待人這四個字,剛出社會的人是不是都過度理想啊……

今天在想,我們記著他人的累累前科(或是微乎其微的),如果不是用來警惕自己或者加以防範,那有何必要咧。我覺得我好無聊,記著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過去,人家根本就往前走了啊!以前那樣又怎麼樣呢,現在這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身邊有了愛惜她的人、珍惜她的朋友,以前作了再怎麼糟糕的事情,和這些新一批的美好聯結,能扯上什麼關聯嗎。最重要的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人,我到底在幫忙記得幹什麼啦。我想,錯誤是可以被理解、被「未曾真正離開的人」原諒的。

 

所以,不要再這樣子了,明知道浪費時間的。或許換個方法,還是繼續「監視」,監視自己好過了點沒。
我想換成這個方式後,大概過不久就懶得監視了吧,緊繃死了。

創作者介紹

zxcth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