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以前我真的不太愛慶生,常常開心到一半就忍不住惆悵,總覺得那天的大家包括壽星,並不見得都很快樂,也有可能是我的悲觀使然吧。昨天去蔡詠宜家慶生,不曉得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只是這樣跑到壽星的家,或者找個不需吵鬧的方式渡過生日,現在更喜歡的,是這種聚在一起的感覺,生日快樂歌和生日蛋糕或許因為重要性下降,出現時反而變得格外有氣氛。如往常的什麼都聊,也不太避諱了。說真的也沒什麼要緊事,畢竟我們都長大了,重要的決定好像都可以自己消化完畢再宣布了。

中途來了一通電話,是一陣子沒聯繫的他,因而提起我從前的往事,

:「但我真的不喜歡他,我不希望你和他在一起。」

:「我也不希望你和他在一起。」

她們接連說著,有別於之前的玩笑性質,不沉重的當下卻讓我覺得很認真。我覺得她們很可愛,感受到她們對我的保護,心裡默名有股暖流。我覺得我和他,一直都這樣,看似靠在一起,心卻還是各自向著那回不去的方向。這是取暖還是找回了錯過的友情,我其實一直沒有花力氣去研究,就這樣一個月一個月的走,曾經心裡短暫的盤算過,我和他,一直都這樣,一段一段的相處緊密卻沒有深耕,感覺每次都可以是最後一次,好像沒有什麼是特別捨不得的。

當然我嘴裡心裡這麼打算著,卻還是會想著失聯的那天,我應該還是會有點傷心及想念吧?總之,我還是想認定這是段可以不必出現的可怕緣份。可是畢竟他出現了。

但也不是什麼重點,因為我真的沒有花力氣去研究這些。

 

持續沉浸在我小迷妹的靈魂,看著趙寅成的新劇撫慰上班族的心情。啊,神韻還是一樣讓我想起前男友,雖然說出口從沒得到共鳴,還被嫌太噁心,但直到目前來說,我還是覺得那個浮誇的眉毛、驚訝時上揚的眼睛、皺眉時、捧臉微笑及得意忘形的模樣,都讓我想起前男友(還是說我完全把它幻想成是我男友了)。可惜前男友不懂他的帥,所以以前跟他說的時候似乎沒什麼反應,他只知道朴有天吧他,看我還說的津津有味的,其實都快成陌生人了這個人。

關於他的若曦替換說,總是在我心中抹滅不了。會不自覺的疊加過去的徵兆,然後……然後……沒有然後,因為這不是問題,所以從沒有答案。

也從沒有人逼我,一直都是我桶出的簍子。前三天按耐不住積壓已久的情緒,不斷對自己計較與生氣,為什麼我應該煩惱的不去面對,卻一直鑽進這個矛盾且沒必要的妄想呢?這時許新的Facetime讓我哭訴我的不堪心情,明明都已經打開晚餐和PS我愛你想要享受自我崩潰的時光了說。真的覺得講出來好糗,所以才一直不知道要怎麼和別人說,有時候我真的只是想鑽入一個懷抱,哭一下就好。就像當時面臨工作轉換期,真的好謝謝前男友沒有多問什麼,直接開放胸膛讓我宣洩了一陣。啊,什麼時候才能好好的面對自己,投身於煥然一新的生活呢。

 

 

 

 

最近想到死亡是什麼感覺:「萬一我今天的眼睛閉下去,就沒有明天了。」這是什麼感覺,讓我好惶恐啊,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開始、沒有完成。

 

創作者介紹

zxcth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