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放假了。

六月中,突然被告知原先排定的工作要被抽掉,我即將要換到另外一個專案接下同事原先的工作。聽到的當下,第一個念頭是檢討自己是否哪個環節沒做好,因而被質疑,所以才調整我的業務。手頭上正握著的是比較熟悉的藝人提案,以及終於可以接觸到的主視覺溝通。當然最最棘手的是和老企業的深度合作,只有這一塊,是我當初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工作項目。

但我同時也很期待,因為一直也很想觸碰展覽這一塊。總之是很矛盾的情緒,就在這麼矛盾的情緒下,被追著跑的生活開始了。

六月底,開始忙著理清同事交接下來的事情,才發現調換到這個專案的原因沒有想像中單純,總之在頭腦持續被時間、被統籌、被主管、被自己壓榨了許久、在前置作業正匆忙的時候,開展日還是到來了。說起來佈展的時候雖然心很慌,因為辦公室裡的事情還在火燒屁股,但卻覺得很開心。明明是必須早起的苦力活,卻因為遇到一群很棒的人而感覺自由。

在佈展的時候學了好多,最基本的雜事像是拆箱、整理等小事情,我都看見了別人的高效率,而油漆對我來說更是一門大學問啊!做過才曉得這件事根本不容易,要均勻、要小心、地板要做隔離、邊緣要先貼易撕膠帶(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再上色以防沾染到旁邊的漆牆……這些方法對我來說都好新鮮,回想起同事仔細地跟我介紹不同膠帶的性質,就覺得:「啊,這些事情真的好有意思,真想再多學一些。」更別說雷射水平儀這玩意兒,在開會時壓根不曉得這是什麼東西。以及一些哩哩摳摳的工具及器材(天啊我居然就這樣頓時想不起來有哪些)和好玩的工作項目,例如噴黏漆、貼字、貼輸出物,它們都有快速又確實的施工方式,都是以前我沒想過、不知道可以怎麼下手的技巧。

有點喜歡看著同事們想著現場的配置、在現場搬移、調整到適合的位置,或是在工作時帥氣地從包包掏出工具使用,他們攜帶在身上的是渾神解數,還有比我多出太多的工作經驗。當然我也還是有些用途,我可以依著自己的意思佈置一些空間,之後在展期看見民眾拍下我佈置的牆面還蠻有成就感的。雖然我只是個後期加入的一員,但卻可以感覺到同事尊重我的意見,以及我寫的文字,也很體諒很多事情都還在學習的我。

一開始真的很緊張,因為這次展覽專案的統籌和副統籌是我進公司以來就很敬畏且崇拜的同事。加上他們的個性我行我素,業務也比較不同,於是在我心中,就營造了一種與他們之間的距離和專業領域的分界。但因為這個展覽,和他們的距離拉近了很多,好像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帶著很多膽怯與他們共事了,也真的是因為他們非常照顧我。

佈展中的自己對很多事情都帶著不確定,也遇到很多不知道可以怎麼處理的第一次,但就硬著頭皮去做。奇妙的是,在很多我需要幫忙的時候,他們就會突然從我身後冒出來!真的是冒出來的,往往在我還沒意會到的時候,他們就會默默地開始幫忙起我來。我一直都覺得好神奇,可能他們一部份也是在監工吧,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讓他在們忙碌之餘還需要顧著我。

而這次佈展,統籌請了很多前份工作的同事和朋友來幫忙,因此我也有機會跟他們一起工作,聊上短短幾句。我對於藝術氣息的人一直很難抗拒,喔!怎麼可以連聊聊屁話都讓我覺得挺有深度,也許是這些人工作久了吧,對待我也不會特別保持距離或不理睬,也因為這樣我可以比較容易和大家自然的搭起話來。於是在佈展的期間,就又受到更多人的幫忙了。

 

這次做了不一樣的嘗試,和在辦公室的自己不同。在展場中扛下許多活動和空間維護的責任,和廠商搏感情的技能好像也快速升等。還蠻喜歡向民眾導覽的,前幾天活力滿點,甚至還被臨時抓去帶了兩次導覽。第一次帶的導覽,是一位共學社團的老師,因為剛好帶了一個捷克人,於是我和一位精通英文的同事(好險有她)一起帶著他們。後來我有查了一下這個機構,是一位老師帶四位學生,由學生主動策劃學習內容,像這次來看展覽,也是因為學生之前有去國外做過類似服務,因此在網路上得知有這個展覽訊息,便提議要來看看。有趣的是這四位學生很有自己的想法,導覽途中會舉一反三,讓我也介紹得津津有味,導覽結束時孩子們給予的回饋也很美好,展間沒有透露出的故事,因為我的介紹,成了其中兩位學生最印象深刻的畫面,當下真的好有成就感。第二次就真的是拿著小蜜蜂的導覽了,好膽怯啊!畢竟我不是專業社工,由我來一個個用麥克風音量介紹服務多少還是有點害羞。不過最後還是逼大人小孩給我一些回饋,發覺大家似乎也挺滿意的,總之在展場就是帶著微笑不斷與人對視,算是小小重溫服務業的滋味吧?服務業大概就是在相同的場所做差不多的工作,但因為遇到的人形形色色,每天因此有不同的好玩事發生。還蠻喜歡這種感覺的,畢竟對於工作內容若駕輕就熟,就可以很有自信地和他人介紹。

「喜歡做策佈展嗎?」
「還蠻喜歡的。」

 

 

 

創作者介紹

zxcth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